• 北京:20:26:25
  • 纽约:7:26:25
  • 东京:21:26:25
  • 伦敦:12:26:25
  • 悉尼:23:26:25

新闻中心

以“尺翰”之名 感受与体会中国书法的“小中见大”

2018-12-23 23:35 编辑:mokuge 浏览:

这些天,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收藏的唐摹本王羲之《行穰帖》正在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对外展出,而王献之的《鸭头丸帖》也即将展出,这些中国书法史上的赫赫名迹其实都是晋人的尺翰手札。尺翰尺牍,不仅保留着文人的修养与书写技巧,也凝固着曾经的交往与心情。

12月22日,由上海朵云轩主办的“尺翰文澜——烟云堂尚友尺牍雅集”(12月21日-12月26日)与座谈会在上海云上·朵云沙龙开幕。此次展览展出知名书画家萧海春与友人陈燮君、沃兴华等的尺牍及手迹作品。参展者、上海博物馆原馆长陈燮君说,这样的展览也是以尺翰的名义向经典致敬,对笔墨进行探索。知名书法家沃兴华则表示,上海近年来的书法展很热闹,不过他却有18年没参加了,这也是他18年来第一次在上海呈现自己的书法作品。

上海朵云轩展览现场

尺牍最早指古人用于书写的长一尺的木简,后来既可指信札,也可指文辞或者墨迹,字迹。

魏晋时期,书札尺牍应用甚为普遍,并且渗透到文学、书法艺术等各个方面。魏晋士大夫崇尚玄学清淡,讲求举目风度,并且互相品评标榜。在这种风气之下,士族格外注重自己的文化修养。给人写信时,就注意礼仪规范,文辞雅词以及潇洒的书法。书札中;体现了一个人的综合文化素质。钟繇、王羲之、谢安、郗超等人都善书札尺牍。此时还尚简,语言务求简要,无论是寒暄问候,还是论人议事,往往只三言两浯,就能达到效果。王羲之《行穰帖》,原迹已失传,唐摹本正在上海博物馆对外展出,张彦远《法书要录》卷十《右军书记》载:“足下行穰久,人还,竟应快不? 大都当任县……王羲之白。”另一《快雪时晴帖》: “羲之顿首。决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 《奉橘帖》:“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手札见出情感,读来蕴藉隽永,回味无穷。

上海博物馆正在展出的唐代摹本王羲之《行穰帖》

唐代留下的名人尺牍墨迹较少,而宋代书法名品不少是以尺牍作品为中心,元、明时期书法作品样式开始增加,以信札为主的状况就开始产生变化,在民国时期,文人间的通信同样频繁,一通手札,一片心情;一页笺纸,一张面孔。在这些手札中,既读到了优美的文辞,典雅的书法,也看到文人的风雅,读书人的情怀。

到了当代,尺牍文化慢慢开始推出实用价值的舞台。当下多媒体时代,写信几乎成为久远的往事,然而,书法仍在,尺翰所承载的文化也仍在,比如此次朵云轩推出的“尺翰文澜”展。此次展览由萧海春策划,包括上海老中青三代书画界人士,不少参展者都兼及绘画、文学、鉴赏等,展览中,虽然是以“尺翰”为名,但正如参展者、原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所言:这其实是以尺翰的名义向经典致敬,以尺翰的名义对笔墨进行探索,也是以尺翰雅集开“尚友”之风气。

朵云轩“尺翰文澜”座谈会现场

展出的作品样式均为33厘米的斗方,既有对古人诗词、书论画论等的抄写,也有自作诗词及信札手稿,风格既有传承帖学一脉的温雅风格,也有见出金石之味的章草与可见性情的草书作品。

以下为展览开幕式座谈会的部分发言摘要:

朵云轩“尺翰文澜”座谈会现场,左起祝君波、陈燮君、萧海春、沃兴华

参展者、策展人萧海春:中国文化有几千年的传承,而且一直到今天,中华文化的传承永远后继有人——这个是我坚信的。我当时喜欢书法的时候是在六七十年代,因为当时有幸碰到几位写“米字”的老师,他们星期六晚上经常聚在一起,写了以后互相观摩,那时我也参加了,我的书法就这样开始的。 另外还有我的朋友乐心龙——非常有才华的一位书法家,可惜他因为有事故很早就离开我们了,他的书法探索对我启示很大。现在很多书法展览的空间都很大,看上去很热闹,其实有很多书画本身的东西都流失掉了。我认为书法要回到本体,首先要回到小,而不是回到大。这个展览的意义是回到了书法的本身,让人看到书法可以小中见大。

萧海春书法

参展者陈燮君:晋代王羲之名帖有”得书知问。吾夜来腹痛,不堪见卿,甚恨!想行复来。修龄来经日,今在上虞,月末当去。重熙旦便西,与别,不可言。不知安所在。未审时意云何,甚令人耿耿。”古人的尺牍手札,音容笑面貌,凝于时空,读之贯通古今。尺翰的文化意义很大,既是才心抑扬的传播价值,也有笔墨雅鉴的审美价值,更有文化价值,这样的展览也是以尺翰的名义向经典致敬,也是以尺翰的名义对笔墨进行探索,三是以尺翰的雅集开“尚友”之风气。

陈燮君书法

参展者沃兴华:现在书法展览很热闹,这是我18年来第一次参加上海的书法展览。前段时间,萧海春先生电话给我,说要办这样一个展览,那我就不能不参加了。既然参加,我就想认真地参加,因为我在书法界是一个争议性的人,之前交了三幅作品来,也不是太满意,今天又挑了三张换上了。虽然换下了,但自己其实还是不太满意,我拿来的是最近的创作,也许有人不太接受,但这是我当下的状态。对于书法,我认为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沃兴华书法

参展者张伟麟:2500年前的春秋战国就有文献记载尺牍往返之事,直至当代,尺牍书体之流变、质材之新用、传送之多元……尺牍迁变,我以为是中华文化之递传与升华。我喜欢之,因是其文辞优美雅致、立意简明畅达、书法性情自然,其称谓、行款、封缄、纸墨等亦均是灿烂在目,骤见惊艳。我对大的东西,一直反感,字越写越大,展览越搞越大,策划越来越大,在这种展览的态势下,今天举办的这样一个雅而小的展示,却让人感受到一种丰富的内涵。

张伟麟书法

相关阅读

客户服务
service
400-616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