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20:26:25
  • 纽约:7:26:25
  • 东京:21:26:25
  • 伦敦:12:26:25
  • 悉尼:23:26:25

新闻中心

桃溪浮桥□朱忠礼

2018-12-08 02:49 编辑:mokuge 浏览:

我走过无数座桥。有的桥确实使我流连忘返,但不知怎的产生不了深刻印象。唯独舒城的桃溪浮桥,我对它有挥之不去的深情。

浮桥漂浮在南街和土街之间的丰乐河水面上。离“桃溪春浪”遗址不远,风景优美如画。丰乐河是一条秀丽的河,中上游河身多是曲折,有“九里十三弯”之称,发洪水时河面也较为平静。两岸圩内,沟渠纵横,田园阡陌,鱼米之乡。浮桥是根据河面宽窄有平底渡船组成,水位高时船多,水位低时船少,正常水位3—4只,发大水时5—6只。渡船一边有两根固定绳索,拴在跨河的钢筋上。两船之间留有一定距离,搭有4块约6—7米长的木板,组合后的宽度比渡船宽度稍窄。搭木板主要是拓展浮桥长度,防止船头相撞。所谓浮桥,就是桥浮在水面上,桥身随河水时高时低上下浮动。

桃溪浮桥,是全镇南北交通枢纽。桃溪是舒城重镇,商贾云集,生意兴隆,经济繁荣,南来北往到镇上做生意买卖的人较多,乡下人到镇上出售农副产品和购买生活必需品的尤盛。丰乐河南岸人进镇,经安合路公路桥要绕过大弯,所以一般都从浮桥过河。浮桥无论是春夏秋冬、雨天雪天,从早到晚,都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大清早,从浮桥涌入镇上的村民特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肩挑的、人抬的、背扛的、手提的,有说有笑,争先恐后过河。人动桥动,桥动心动,神态悠然。浮桥也是水上交通的跳板与码头。桃溪虽北靠丰乐河,由于地势与河面落差太大,无法建造固定标准化码头,进出货物的船舶,大多利用浮桥作为水上跳板,南闸门到河沿的20多级青石台阶作为天然码头。由于浮桥随水位上下浮动,船靠浮桥装卸货物非常方便,从浮桥搬货上下台阶也为省力。

桃溪浮桥,是丰乐河上重要咽喉。过去陆路交通滞后,货物中转主要靠水路。桃溪镇位于丰乐河中游,离巢湖不远,那时皖西地区的农副产品和土特产品相当一部靠丰乐河这条黄金水道运往南京,上海、武汉等沿江大中城市,而丰乐河上游河窄水浅,只能放竹筏,六安双河以下才可行木船。桃溪段河面较宽,正常年景水位相对平稳,可行木帆船、跳舶子,丰水季节还可行小火轮、大拖船。每年午收和秋收之后,丰乐河上游地区粮商将午收和秋收作物水运到桃溪出售,镇上大生、开源等米厂和几十家粮行敞开收购,通过加工或转手再运往芜湖等沿江城市出售。这个时期,丰乐河上顺水而下和溯水而上的船只较多,每晚停泊在桃溪的大小木船竟达百多只,护浮桥桥夫特别繁忙,一会儿上游船号子 (撑船人)用双手合在嘴边叫:“开船啊——开船啊! ”一会儿下游船号子以同样声腔在叫。可桥夫非常冷静沉着,非等船聚集差不多时才解开1—2只船的绳子,使浮桥开个口子,指挥上下游船只依序通航。因为他要兼顾南来北往的行人过河啊!

桃溪浮桥,是居民生活的生命线。人无水不能生存。桃溪虽是水乡,但地域地貌非常特殊,在河南圩、郭大圩、七星圩和巴家小圩外,等于是丰乐河北岸的一个特大庄台,多数地方高度与大圩埂头平衡。地高水低,全镇只有四五口水井,几口锅底塘,水源不少,望水兴叹,商家住户常为饮用水发愁。一般都到浮桥上提取丰乐河水。为了争用“头水”(上游还未污染的水),东方破晓人们就带着提水工具,赶到浮桥上取水。有的挑,有的抬,有的拎……取水场面热闹非凡。桃溪有数十家水炉、茶馆、作坊、饭店,一般都请短工专门挑水,加上挑卖水的,从早到晚浮桥上都有人取水,青石板大街因挑水时泼洒,晴天都湿漉漉的。桃溪镇上居民素质较高,为饮水清洁和不污染下游,很少有人到浮桥上浣衣、刷碗、淘米、洗菜。

桃溪浮桥,曾为古镇带来生机,带来安慰,带来繁荣,带来欢乐,带来希望。它经历着百年雨雪风霜,饱受着数代世态炎凉,述说着桃溪的功过历史,见证着古镇的盛衰沧桑。我为它骄傲!我为它自豪!如今它虽被水泥大桥所代替,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它曾经辉煌令人难忘,我愿它能被历史永远地封存!

新闻推荐

“毛体书风”选入电脑字库

本报讯 打开你面前电脑,只要是用手指轻轻点击字库,由著名书法家李金铎先生书写的“大草”便映入眼帘。中国书法艺术的长河群星灿烂,但以个人书写的草书书法被选入字库为人日常广泛使用者,这是继 “舒...

相关阅读

汇发专题

推荐文章

高清解盘

客户服务
service
400-6162-125